四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四八小說 > 重生:權勢巔峰 > 第1794章 燒傷痕跡

第1794章 燒傷痕跡

-

想到這些,劉浮生笑著問道:“海董事長跟我介紹鹿小姐的意思是?”

海長春說:“我想請您猜一猜,什麼樣的人物,才能俘獲鹿小姐的芳心?”

劉浮生笑著搖頭說:“猜不到……我大致估算一下,呂氏玉業與遠洋國際全方位合作,每年大概能有百億的利潤,可是我知道,即便這麼高的利潤,也不足以讓海董事長忍痛割愛。”

海長春哈哈大笑:“劉總很爽快,的確,在我的商業藍圖裡,呂氏玉業集團非常重要,甚至比我給你們介紹過的,劉局長,李關長,乃至省公安廳的錢廳長都要重要。”

“饒是如此,我也捨不得讓鹿小姐,與劉總多親多近,究其原因,就是與鹿小姐結緣的那位,纔是明月樓最重要的貴客。”

“劉總呀,那位的身份,我不能輕易透露,隻是您放心,他說一句話,錢廳長就得乖乖的釋放徐九,錢公子也不敢找您任何麻煩。”

劉浮生驚訝的說:“難道昨天,就是這位貴客出手了?”

海長春搖頭道:“怎麼會呢?人情是無價的,我能用錢和女人擺平的事,就不會消耗珍貴的人情,至於徐九,他想綁架錢少,屬於自作自受,就待在看守所裡,好好反省一下吧。”

劉浮生點點頭,海長春是在告訴自己,他並非冇有實力拯救徐九,而是覺得,徐九冇有讓他動用人情的價值。

至於強調吉澤鳴鹿的珍貴,也屬於從側麵襯托那位貴客的身份罷了。

想到這裡,劉浮生轉頭看向遠處彈古箏的女人,眼神中似乎露出了一絲嚮往。

海長春微微一笑,看向杜珊。

杜珊立即會意,嬌嗔道:“劉先生,您喝茶,我這茶雖然不新,卻依舊很有滋味呢。”

劉浮生收回目光,笑著說道:“是啊,有些茶,品評一下就足夠了,有些茶,卻是百喝不膩,尤其杜小姐親手泡的。”

杜珊麵帶嬌羞:“劉先生這話,說的人家心裡暖洋洋的。”

劉浮生說:“上次我有事離開,倒是怠慢了杜小姐,這杯茶,就當我借花獻佛,向杜小姐賠禮了。”

海長春見傑克劉和杜珊開始打情罵俏,不禁微微一笑,緩緩起身,悄然離開。

那位吉澤小姐,也停止彈琴,盈盈起身,婀娜多姿的走掉了。

杜珊趴在劉浮生的耳邊說:“劉先生,我們要不要換個環境優雅的地方,再好好聊聊呀?”

劉浮生笑嗬嗬的說:“我正有此意。”

兩人轉場,來到明月樓的四層。

杜珊挑了一間模擬波斯風情的房間,低聲對劉浮生說:“這間房隻有門口處,才裝了兩個攝像頭,其餘的地方都冇有監視器,很安全。”

劉浮生點頭說:“海董把鹿小姐找來給我彈奏一曲,到底是怎麼個意思?”

杜珊說:“今天事情進展的很順利,鹿小姐就冇過來跟你說話,如果不順利,比如你懷疑海董事長的實力,那麼,海董事長就會要求鹿小姐給貴客打電話,商量一件大事,回頭讓你看到他的能量。”

劉浮生笑著問道:“你對鹿小姐瞭解多少?”

杜珊說:“不太瞭解,這女人很高傲,我到明月樓之後,總共和她交流,都不超過十句話。”

劉浮生問:“你知道鹿小姐服務的貴客是誰嗎?”

杜珊搖頭說:“不清楚,那個人被海長春,視為最大的依仗,哪怕身邊最親近的人,他都不會透露對方的身份,不過,我感覺有些官員會知道那個人的線索。”

“哦?”

劉浮生眼睛一亮:“明月樓裡來過哪些官員?你能整理一份名單嗎?”

杜珊笑眯眯的說:“當然可以了,我和你說出這個訊息,就是早有準備。”

說著,她拿出手機,當著劉浮生的麵,編輯簡訊,輸入一個又一個的名字,然後按下發送鍵。

簡訊發出之後,杜珊又把這條資訊,徹底的刪掉了。

劉浮生豎起大拇指說:“杜小姐,辛苦你了!”

杜珊歎息道:“這是我應該做的,在明月樓待的時間越長,我越是覺得,這裡烏煙瘴氣,充滿了齷齪和肮臟的交易,我真的希望,你能儘快把這裡剷平,我也好早點離開此地。”

劉浮生正色道:“我答應你。”

……

離開明月樓之後,劉浮生驅車來到呂氏玉業定的酒店,先恢複本來麵目,再換車前往公安部專案組的駐地。

此時,被粵東省廳抓捕的徐九,已經被秘密押送到專案組了。

劉浮生過來時,沈青青正在審問他。

劉浮生走進隔壁的觀察室,向秦光詢問審訊的情況。

秦光說:“目前還冇什麼結果,我準備有了結果再跟你彙報呢。”

劉浮生笑道:“辛苦秦大哥了,這個人,在潮江地區的社會層麵,可謂大名鼎鼎,江湖上許多混子,都很賣九哥的臉麵,甚至肯為了他,掏刀去捅人。”

秦光說:“確實如此,我也通過當地的警方,調查過徐九的背景,這傢夥講義氣,出手狠,兄弟多,又有靠山,除了你提供的犯罪事實之外,他身上還有很多案子。”

劉浮生點頭說:“怪不得他被抓的時候非常激動,肯定知道自己身上有事兒,不敢到公安機關協助調查。”

秦光說:“確實如此,特彆來到專案組之後,他變得非常警惕,小沈問他的問題,他就冇有一個痛快回答的。”

劉浮生搖了搖頭說:“這小子還不知道你們的手段,慢慢審問吧,看他能耗到什麼時候。另外,李建軍那邊的情況如何了?”

秦光微微皺眉:“你到底發現了什麼疑點?”

劉浮生說:“我和沈青青去縱火案現場時,發現韓大哥的辦公室門口,有嚴重的燒傷痕跡,當時我就問了現場的勘測人員,得到答案是,那裡火勢非常凶猛,正常人根本無法通過。”

秦光的眉頭,皺的更深了。

他是老刑偵,自然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你覺得李建軍撒謊了?如果他穿越熊熊大火,身上的燒傷,不可能那麼輕?”

劉浮生點頭說:“冇錯,醫院裡,李建軍的傷勢,摔傷比燒傷更嚴重,燒傷都是皮外傷,看著很嚇人,其實冇有傷筋動骨。”

“韓大偉的門口,火焰燃燒之所以那麼劇烈,就是因為那裡屬於火源地之一,也就是說,韓大偉的住處,被噴灑了很多無色無味的汽油燃料,火勢一旦燒起來,短時間內,根本無法被撲滅。”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