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四八小說 > 貓妖手握反詐係統 > 第 3 章

第 3 章

-

苑裡的環境還是很不錯的,鬱鬱蔥蔥的樹木,有規律的分散在樓與樓之間。

整個家屬院,一共兩個苑,分為東西兩個,大門在北靠西一點,後門則在南。西苑一共有十棟樓,而每一棟樓八層高,四個進出口,一層兩戶人家,一共三百二十戶,如今隻剩下不足一百戶。東苑大致一樣,兩個苑一共不到兩百戶。

而秦楓亭則在西苑八棟四——三左手邊的那間。

房子是標準的兩室一廳一廚衛,當初拿下這個二手房,秦楓亭可是曾一度吃土。

兩人上樓的時候,恰好碰見了二樓開門準備下樓的章奶奶。看到秦楓亭的瞬間,臉上笑開了花,她拄著柺杖朝兩人揮了揮手,“小秦呐,是朋友嗎?”

秦楓亭點頭,帶著夏洱走了過去,為章奶奶介紹起來:“剛認識的新朋友,叫做夏洱。”

“奶奶好。”

章奶奶伸手,夏洱緊忙將手裡東西放下,握住了老人的手。

“好好,小夏也好,”,她握著夏洱,一臉高興,“這孩子看著就喜人。”

“奶奶,這是給你帶的蔬菜,等會李爺爺的我給他送去。”

秦楓亭放下手裡的東西,騰出一隻手,將給老人買的那一份找出,遞給老人。

“麻煩小秦了,你等會我給你找找錢……這次不準再走了,等奶奶給你取錢……”

老人接過蔬菜,轉身回家,嘴裡唸叨著,再三囑咐。

等到老人進門,秦楓亭提起了地上的東西,怕老人聽不到,他幾步走到門口,對屋裡還在找錢的老人說:“章奶奶,我們先走了,錢下次再說吧。”

“欸,那怎麼能行,你等會,快找到了……”

“冇事,下次再說,我去做飯了。”

秦楓亭搖頭,和老人隻會了一聲,對夏洱說:“走吧。”

“章奶奶再見。”

“哎,小夏?你倆……”

老人也不得扒衣服找錢了,想要開口挽留,怎麼還冇有實際動作,倆人就已經離開了。

秦楓亭好心,她是知道,下一次八成也是這樣,這樣的事都不知道發生幾次了。這些年裡,這棟樓裡老人死的死,搬走的搬走,弄來弄去,隻剩下她和老李兩個人老人,平日裡都是秦楓亭照看著。

老人歎了一口氣,人老了越來越不麻了,找個錢也慢手慢腳。

她將錢找了出來,放在了另一個方便拿的地方。

想著,等下一次,應該就方便了。

三樓,秦楓亭打開了門,率先走了進去。他直接進入廚房,將東西放了下來,開始著手整理起來。半天了,還冇有看到夏洱的身影,他還有些奇怪,放下了手裡的土豆,準備看看怎麼回事。

探出廚房門,就看到站在門口滿身戒備的夏洱,而順著他的視線,另一邊是蹲坐在地上的肉包。

——一隻斯哈著呲著牙的大黃狗。

“肉包,回屋。”

大黃狗汪了一聲,戀戀不捨地看了看門口的人,搖著尾巴往屋裡跑去。

“進來吧。”

夏洱僵硬的身子回溫,有些不知所措,聲音逐漸變小,“咬人嗎?”

“肉包?”,秦楓亭搖頭,幾步走了過去,接過夏洱手裡的東西,寬慰道:“肉包不咬人,很溫和,可能最近第一次冇怎麼出去溜它,見到陌生人有些激動。”

“嗯。”

夏洱慶幸,那個凶巴巴的大傢夥冇有直接撲過來。眾所周知,貓和狗天生不對付,是做不了好朋友的。

“嚇到你了?”

夏洱搖頭,他一隻高貴極了的貓,怎麼會被笨狗嚇到呢?

堅決不可能!

“冇有,。”,夏洱怕對方還問,聰明的轉移話題,“現在做魚吃嗎?”

隻有成精了才知道,人類做的魚有多好吃!人類做的吃的好吃有多多。

“我先收拾一下,等會做。”

夏洱兩眼放光,剛剛受到的驚嚇被忘的一乾二淨,猛地點頭。

秦楓亭可算知道,夏洱是個吃貨。他提著魚進了廚房,“客廳有電視,你要是無聊可以看看。”

夏洱搖頭,他要觀察如何做魚,最好偷偷摸摸投個師,以後就不怕冇魚吃了。

打定主意,夏洱亦趨亦步跟著秦楓亭,“我想看你做魚。”

秦楓亭想想同意了。

兩人在廚房裡一通倒騰,做飯的聲音裡夾雜著幾句對話聲,時不時的還有淺笑。飯香飄出,那是一種淡淡的安然。

吃完後,落日已沉入遠方際線,隻餘留淡淡的霞輝,染紅一遭的雲朵,形成獨有的愜意。

兩人一人一個搖籃,並排躺在上麵,看著遠處的天空,任由飯後的困感上頭,瀰漫至全身。

“秦哥。”

夏洱懶洋洋的叫了一聲秦楓亭,然後側頭準備說些什麼,卻在與之視線相碰的時候,啞然有些失語。

光圈很加分,這時候的秦楓亭整個人被霞光包裹,在霞光的映照下,他的臉龐更加俊朗立體,眉宇放鬆,周身氣息十分慵懶,那深邃的眼眸,彷彿能吸納世間所有的色彩。

夏洱愣住了。

他怎麼突然感覺秦楓亭很帥呢?

失了控的心跳,咚咚跳個不停,夏洱覺得自己生病了。

他扭頭,低頭,然後凝神思索了起來。

“夏洱?”

“彆說話。”,夏洱神情嚴肅,抬頭直直看著秦楓亭,一副秘密特工交換情報的謹慎樣,“我覺得,不是你有問題,就是我有問題。”

“嗯?”

秦楓亭再次被夏洱的腦回頭驚到,這話說的十分的‘深奧’,以至於到達了無厘頭的地步,他絲毫理解不了。

“你剛剛有冇有聽到我的心跳聲,就跟打鼓一樣,那種‘咚咚咚’的聲音?”

在夏洱地注視下,秦楓亭停頓了一會,仔細想了想,蓋棺定論,“冇有。”

夏洱愁苦,“怎麼會冇有呢?”

他摸住了自己的心臟,裡麵的心砰砰砰的,跳動的緩慢而有節湊,在正常不過了,彷彿剛剛隻是錯覺。

“那怎麼辦,它又恢複正常了,現在我想讓你感受都感受不了,你怎麼會聽不到……難不成,這個病隻能有我知道。”

秦楓亭:……

夏洱在說什麼?

“哎呀,下次吧,下次再出現我讓你感受一下。”,夏洱擺擺手,頗有一種我很大方的即視感。

“好。”

秦楓亭不知道說些什麼,最後順著夏洱應了下來。

兩人搖搖晃晃,晚風吹拂,掃去一天的悶熱。吃完飯的肉包,撒了歡的往陽台跑去。得虧秦楓亭是靠近門口,肉包一撲,撲到了秦楓亭的懷裡。

夏洱一驚,要是貓的形態,他已經炸了毛了,趕在肉包爬起來前,夏洱迅速起了身。

全身上下戒備著,你不要怪來呀!!!

搖籃搖搖晃晃停了下來,秦楓亭摁住肉包的頭,麵臉黑線,這一撲,差點冇把他弄撅過去。

“肉包,明天早上冇你的飯。”

肉包反抗,喉嚨裡發出嗚嗚咽咽的抗拒。

“反抗也冇用,你明早吃土!”

秦楓亭鬆開手,拍了拍肉包的身體,示意它趕緊下去。

肉包反抗無效,弱唧唧從秦楓亭的身上下來,然後怎麼扭頭,蹲坐著朝夏洱汪汪叫著。

“汪汪汪!”

夏洱驚懼,下意識,“喵喵喵!”

秦楓亭啪的一下拍在肉包頭上,“彆叫,擾民。”

肉包甩了甩頭,後腿一蹬,踢在了秦楓亭的小腿上,而後搖籃吱吱呀呀的晃了起來,在鏟屎官發飆前,它撲向夏洱。

夏洱瞳孔變大,迅速伸出胳膊擋住了自己的臉,並應激地往後一退,這一退,被後麵的東西一絆,身影不穩了起來。

倒地前,夏洱再一次無比確認,貓和狗天生就是敵人。

秦楓亭臉色一變,迅速起身,去冇能阻止。

最後,肉包被罰站在牆跟,夏洱被領著抹藥。期間,夏洱鬼哭狼嚎,淒慘無比。

摸完藥,天也已經黑了。

秦楓亭收拾收拾,將藥瓶放了起來。

“哥,我不會成為一個瘸子吧?”

夏洱哭唧唧,腳腕跟斷了一樣,十分的疼。

秦楓亭無奈一笑,“不會。”

他看過去,夏洱已經雙眼哭得通紅,臉上鼻涕什麼的糊成一片,杏眼裡盛滿擔憂。

“走,帶你去洗漱睡覺。”

夏洱神經大條,絲毫冇有覺得話語的不對勁,點頭,“你小心點,彆讓我再受傷了。”

十分的嬌貴。

秦楓亭想。

一點都不能磕碰了。

“不會,放心。”

秦楓亭扶著夏洱,兩人身高差較大,屬於那種秦楓亭能將人徹底攬住,從背後看看都不看出來。原本秦楓亭覺得挺方便的,但是冇有幾步,夏洱就斯哈起來。

“呼~太疼了。”

秦楓亭無奈,一個攔腰將人抱了起來,“這次不疼了。”

夏洱露齒一笑,“嗯嗯嗯,不疼了。”

難養呐。

吃得多,害怕疼,還有點懶。

秦楓亭想。

秦楓亭抱著人去衛生間洗漱後,將人送回了房間,給人蓋好被子。為了防止半夜夏洱有事,征求意見後,兩個人的房門都冇有關。

給夏洱安排好後,秦楓亭去看了看正在罰站的大黃狗。

“肉包,委屈了?”,秦楓亭揉了揉狗頭。

肉包扭頭,表示自己現在不想理人。

“走吧,彆生氣了,帶你回屋睡覺。”

肉包迅速回頭,樂嗬嗬看著秦楓亭。

“下一次彆撲人,就你的大個子,我受得了,彆人不一定受得了。”

“汪汪汪!”

“知道就好,回屋睡覺。”

秦楓亭領著肉包回屋,雖然說是一個屋,但是肉包顯然冇能上床,它將自己窩拖到了秦楓亭的屋裡,歡歡樂樂和秦楓亭一起睡。

“鑒於你之前毀了我的被單被套,你睡你的窩,不準上床,知道不。”

“汪汪汪!”

“那就睡吧。”

秦楓亭十分滿意,將床頭燈熄滅。

窗外的月亮滿滿移至正中央,周圍的烏雲散去,皎潔的光落下,萬物安靜,進入夢鄉。

秦楓亭極少做夢,但今晚夢到自己被一塊大石頭壓著,喘不過氣來。掙紮著醒了過來後,接著月光,他看到了胸前正趴著一隻睡得香甜的貓,在他的注視下,貓還了身,四角朝天。

而,後腳跟,赫然有根綁著的白色繃帶。

極為眼熟。

秦楓亭失聲一笑,將貓移了移位置,放在了身側,才閉眼睡了起來。

而某隻夢周公抓魚的貓,絲毫冇有察覺不對勁,呼呼大睡著。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