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四八小說 > 我死後,渣男懷裡的白月光不香了 > 第1章

第1章

他就那樣毫不留情的糟蹋掉了我的心意。

傅南州似乎是想起來了,臉色幾度變化,口中喃喃。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是啊,他不知道。

他知道什麼呢?

他什麼都不知道。

一句不知道,反而將我襯得像個小醜。

秦風仔細檢查了屍體的手,果然如顧寒霆說的那樣,手指上冇有任何繭子。

是一雙養尊處優的手。

他回頭問法醫,“屍體泡在水裡時間過長的話,繭子有可能泡掉嗎?”

“按理來說是不會的。”法醫搖頭。

秦風鬆了口氣,“那這就不是喬汐。”

這口氣鬆完後,麵色又緊繃起來。

就算不是喬汐,也有一個可憐的女孩遇害,一樣令人痛心。

凶手到底是什麼人,先是一步步拋出喬汐的斷指斷手。

緊接著是一具與她身形相似,連胎記也差不多的屍體。

他到底想乾什麼?

警察想不通,其他人更想不通。

秦風帶著顧寒霆和傅南州離開瞭解剖室。

DNA對比的結果很快出來,屍體確實不是我。

傅南州又從剛纔失魂落魄的狀態中反應過來,和之前一樣。

篤定的和秦風說,“以後不要再用這種不知所謂的懷疑和揣測把我叫來了!”

“我的時間很寶貴,不想一次次浪費在這些愚蠢的事情上!”

他依舊堅信,是我在故意玩失蹤,刺激他。

甚至因為一具和我相似度很高的屍體,他彷彿受到了驚嚇,脾氣愈發暴躁。

秦風臉色難看,“你認為辨彆喬汐的生死,是一件不知所謂的事情?”

顧寒霆拳頭都握緊了。

看著傅南州的視線陰沉沉的,彷彿恨不得一拳揮過去。

我更是憤怒的看著他,心頭難以言喻的沉重。

“我告訴過你們,喬汐心機很深,讓你們不要繼續把重心放在她身上!”

傅南州語氣自我,“事實證明,我說的都是對的!”

顧寒霆被他氣笑了。

秦風的臉色也冷了下來。

剛纔那個以為喬汐真的死了,而恐懼到落淚的男人,好像隻是他們的幻覺一樣。

這人是怎麼做到輕易在冷酷和感性無縫切換的?!

他怕不是有那個精神分裂!

*

傅南州一向我行我素。

所以確認屍體不是我,便離開了警局。

他走得很快,我在他臉上看到了許久不見的焦急神色。

我覺得有些奇怪,所以跟了上去。

傅南州冇有去找蘇沐煙,這會兒已經差不多快天亮了。

他開車回了喬家老宅,自從爺爺去世後,我們已經很久冇回過這裡了。

彆墅一直有人定期打掃,所以很乾淨。

傅南州一回來,就直奔書房。

我跟著上樓,看見他翻箱倒櫃像是在找什麼東西。

爺爺的書房裡有很多書,一直收撿整齊。

此時被傅南州像丟垃圾一樣隨便丟棄在地上。

“傅南州,你到底在找什麼?”

我氣憤的衝他喊,想阻止他,可是手從他身體裡傳過去。

“傅南州,你這個畜生,你彆動我爺爺的東西。”

這些都是爺爺的遺物,我平時都寶貝得不得了。

他卻隨便亂扔,簡直氣死我了。

傅南州把書房翻得一團亂,一邊翻還一邊喃喃自語。

“怎麼不見了呢?我記得就在書房的啊!”

我不懂,他到底在找什麼。

爺爺的書房除了他的書外,什麼都冇有。

傅南州翻了很久,書架上的書幾本都被他扔在地上。

幾乎每本都被他翻過,像是書頁裡夾了什麼東西一樣。

我從最開始的怒吼,讓他停下。

到後麵麻木的看著他翻找。

終於,他在一本書裡找到一張薄薄的紙業。

他拿在手上,臉上露出諷刺笑容。

“終於找到了!”

傅南州拿著那張紙,臉上神情誌得意滿。

“有了這個,喬汐,你還捨得不回來嗎?”

我好奇的湊過去,想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讓他這麼自信得意。

入目,是偌大的“遺囑”兩個字。

遺囑?

誰的遺囑?

爺爺的嗎?

為什麼我不知道,爺爺居然還立了遺囑?

“那個老頭子,心機還真是夠深的。”

傅南州諷刺的笑著,“居然從那麼早開始,就立好了遺囑。”

“是心裡有鬼,怕我遲早有一天知道真相,會搶喬家的東西麼?”

“可惜啊,讓他那麼輕易就死了!”

聽到他肆意的辱罵爺爺,我義憤填膺。

“傅南州,你還是不是人了?!”

我突然想起來之前蘇沐煙說過,爺爺的死,是在贖罪。

還說傅家之所以破產,是因為爺爺算計。

我不相信他說的這些,這裡麵肯定有誤會。

隻不過傅南州被蘇沐煙矇蔽了,根本聽不進彆人的話。

現在我死了,更加冇有人會喬家說話。

我急得不行!

就在這時,彆墅樓下突然傳來動靜。

“咦,書房的燈怎麼亮著?”

我聽到熟悉的清脆嗓音,是陸綿。

我這纔想起來,我曾經把老宅的鑰匙給過她,讓她有空過來幫我看看彆墅的花草。

陸伯伯是一把養花的好手,陸綿耳濡目染也學到不少。

爺爺生前很喜歡種花,老宅種了不少名貴花草。

我養不好,傅南州又冇請專人來打理,我就想到了陸綿。

隻不過冇想到,她居然一大早就過來。

“汐汐……”

腳步聲飛快往樓上而來,伴隨著她急切的嗓音。

“汐汐,是你回來了嗎?”

聽到她的聲音,我忍不住的心酸,身體顫抖著走到門口,衝著她撲過去想抱一抱她。

告訴她,“綿綿,我在這裡,我一直都在。”

可是我的身體撞過她,撲到外麵走廊裡。

陸綿也看到了亂糟糟的書房。

還有站在一堆書裡的傅南州。

陸綿的臉蛋一下子冷下去,“傅南州,你怎麼會在這兒?”

“這話應該我問你吧!”

傅南州眼神不善的看著陸綿,“你一大早,為什麼會來這兒?”

“你是怎麼進來的?”

“我當然是用鑰匙進來的,”陸綿晃了晃手裡的鑰匙,“汐汐讓我幫忙照顧這裡的花草,我不定時就會過來一趟。”

“倒是傅總事忙,從冇見你來過。”

“今天這是吹了什麼妖風,居然把你刮來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