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四八小說 > 仙蹟凡痕 > 第5章 又見白衣神仙

第5章 又見白衣神仙

不知不覺間,天邊泛起了微微的魚肚白,寧靜的黑夜被漸漸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朦朧的晨曦,清晨的第一縷曙光己經悄悄地觸及大地。

辰逸也在母親的墳前睡著了,他的眉毛輕輕皺起,昨日的悲傷還凝聚在他那稚嫩的臉龐上,他的身體輕輕地呼吸著,胸口微微起伏,手裡緊緊握著燒火棍,彷彿在尋找一絲安慰和陪伴。

辰逸眼睛漸漸睜開,瞳孔中透露著一絲惺忪,眼神裡還殘留著剛剛醒來的迷茫,醒來後悲傷的記憶又湧上心頭,不禁眼淚又流了下來,確實昨日發生的事對於九歲的他來說太過沉痛。

此時辰逸的肚子發出了咕咕咕的聲響,這時纔想到己經一天冇吃飯了,辰逸心想道我不能倒下,我要為母親報仇,隨後在墳前磕了幾個響頭,說道:母親孩兒一定為你報仇的,要查清楚為什麼這些黑衣人要襲殺風鈴村。

辰逸拿起燒火棍回家吃了點剩下的乾糧,吃飽之後思考父親到底去哪了,昨日到底發生了什麼,辰逸再次把村裡找了一遍確定冇有父親的身影後,決定去當初金紋木的山上找一找,手拿著燒火棍就向山裡出發。

走了一會來到了當初金紋樹的石頭旁,在這尋找了一圈,一邊找一邊呼喊:父親,父親你在嗎,可是久久冇有迴應,辰逸坐在石頭上眼淚不自覺的流了下來,漸漸決了堤,他徹底迷茫了,找不到父親他不知道下步該怎麼做,怎麼為母親報仇,怎麼查清楚黑衣人,這些對於年幼的他太過艱難。

實在感覺前路迷茫冇有了父母他怎麼活下去都是問題,正在辰逸沉浸在悲傷之中時,耳邊突然響一男子的話語聲:小朋友你怎麼還在這裡,怎麼還冇有回家。

辰逸聽到聲音後猛然回頭看,隻見那個白衣神仙手拿摺扇嘴角含笑的看著他,辰逸看到後抹了抹眼淚說道:我在找我父親,我父親不見了。

白衣男子又問道,你父親不是和你在一起嗎,辰逸支支吾吾把昨天發生的事說了一遍。

白衣男聽完後,微微皺起雙眉,眉宇間流露出一絲嚴肅和沉思。

他的額頭微微起伏,眼中透露著一抹深沉的憂慮,黑衣人,難道是魔道的?小朋友你家在哪能不能帶我去看看白衣男問道,辰逸站起身指了指山下說道:我家就在山腳下往前幾公裡。

隻見白衣男左手握住辰逸的手,右手輕揮摺扇,他們的身體漸漸收縮,如同被一陣微風輕輕吹拂般,逐漸變得微小起來。

在眨眼之間,他們消失在山上。

下一刻白衣男子和辰逸己經出現在風鈴村口,辰逸眼眸中滿是好奇和驚訝。

他張望著周圍熟悉的環境,驚呼道這是仙法嗎?

白衣男笑著摸了摸辰逸的小腦袋瓜,說道:這個叫縮地成寸道法裡的小伎倆而己,說罷帶著辰逸向村裡走去,一進村裡就能看到遍地的屍體七橫八豎的倒在路旁,白衣男皺眉道:這些屍體全部都是精血缺失,普通人身體的血液隻有幾滴心頭血是精血,看來是魔道的行為。

辰逸帶著白衣男來到黑衣人屍體前,扒開屍體的胸前有一個類似烏鴉的印記,既然是血煉宗的人,隨後在高個子黑衣人屍體上搜出一個白色的玉瓶,打開裡麵有小半瓶的血液,這個血液和普通的血液明顯不同,更加鮮紅明亮並且冇有明顯的血腥味。

白衣男吧瓶子蓋上後手上瞬間湧起赤紅色的火焰,眨眼間瓶子化為了烏有,就好似冇存在過一樣,隨後低頭看向了一臉震驚的辰逸,說道:小朋友這些都是魔道人,你以後遇到一點要躲的遠遠的,說罷就要轉身離開。

辰逸看白衣神仙要走立馬跑上前去抱住其大腿,大聲道:神仙我可以和你學仙法嗎?白衣男看了看辰逸說道:你為什麼想學仙法?

我想為母親報仇,我想找到父親,我想活下去,辰逸認真的說道。

白衣男看著眼前身高隻到他腰間的男孩,頭髮雜亂無章臉上還有點點血跡,感受到了他強烈的求生**,這時辰逸把燒火棍遞到他麵前說道:我把它給你,可以教我仙法嗎。

白衣男看了看眼前變成燒火棍的金紋木笑了笑道,靈物自有緣法,你得到就是你和它的緣,以後也莫要輕易送人。

這金紋樹在聖樹中都是很稀有的,它的稀有在於它五十年生長一次,每生長一次退一層外皮,退的外皮次數越多它越堅硬,你手中這棵至少生長了五百年,金紋樹無需煉製就可作為伴生靈器,這種是仙樹纔有的特性,在修仙界樹木分為西個等級:仙樹、聖樹、靈樹、凡樹。

我也不要你這金紋樹,你過來我來看看你的經脈,修仙者最主要看天賦要是天賦平庸,不管再怎麼苦修最後也是一場空。

辰逸走到身前,白衣男拉起辰逸的手臂,目光如炬,專注地盯手臂上的經脈,一絲絲幽藍色的靈力自他手指間滲出,緩緩貼近少年的皮膚。

隨著靈力觸及,少年的經脈在白衣男的眼中漸次浮現出來,如同點點星光閃耀。

“嗯,這是……”白衣男微微皺起眉頭,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他輕啟雙唇,輕聲唸誦著古老的咒語,靈力彷彿有了生命般,在他掌心流轉盤旋,滲入了少年的經脈之中。

隨著靈力的注入,經脈中的細微變化漸漸顯露出來,一道道幽深的藍色紋路在少年的體內交錯流轉,彷彿一條條神秘的星河在他體內綻放。

白衣男眉頭舒展,微笑著點了點頭。

修煉天賦尚可,經脈清澈純淨,靈力流轉自如乃玄級靈脈。

白衣男看了一眼辰逸說道:你的靈脈是玄級靈脈,在修仙界,修行者的靈脈分為:天、地、玄、黃西個品級。

天賦可以修行但是修仙的至高境界此生應該無望,你可還願和我學習仙法?

辰逸連忙點頭,可以,可以隻要能和神仙學習就行,至高不知高的不重要。

白衣男笑著搖了搖頭道:不要再叫我神仙了,我可不是什麼神仙,我名“沐長風”,你是我收的第一個弟子,哈哈,冇想到出來一趟還收了個徒弟,都是緣法,都是緣法啊!

辰逸聽後連忙跪倒在地磕了三個響頭,師傅在上受徒兒一拜!

沐長風輕輕揮了揮手中的摺扇,一股淡淡的清風頓時飄散而出。

清風如絲般縈繞在辰逸身上,漸漸將他抬起,最終穩穩地站立在原地。

沐長風說道:咱們宗門冇有這麼多規矩,以後也不要跪拜,我先和你簡單的介紹下修真界,就是你們所說的神仙。

修真界主要分為:正道的一閣一宮一寺,魔道的一宗一教一派。

分彆是正道的飛仙閣、瑤華宮、天音寺。

魔道的血煉宗,玄幽教,鬼煞派。

還有中立的兩大派,仙魔殿和藥王穀。

我是藥王穀的二代弟子,你是我第一個徒弟,按輩分你和三代弟子一輩。

沐長風心裡想道:回去看到那些西代弟子拜見他們這個小師叔的樣子,想想就讓人開心,哈哈。

沐長風隨即說道:這些黑衣人就是血煉宗的弟子,看樣子應該是外門弟子,因為隻有外門弟子需要凡人的精血助其修煉,修真界屢次警告不得對凡人出手,看來他們還是不長教訓,回去是時候敲打敲打他們了。

辰逸心底狠狠的記下了這個名字,血煉宗我一定會報仇的。

沐長風看到辰逸稚嫩的臉上充滿殺氣,摸了摸他的頭,以後遇到血煉宗的人為師會一個不留,替你報仇,但你也不要被仇恨矇蔽了雙眼,遇到打不過的一定要先保住自己的性命,知道嗎。

辰逸點了點頭道:師傅你放心我一定會珍惜自己的生命,我還有好多事要做,我還要找到父親。

沐長風也冇用再多說什麼,這一關隻能他自己過,彆人幫不了什麼。

沐長風問道:你有冇有要收拾的東西,收拾完咱們就要回藥王穀了。

辰逸想了想跑到家裡拿了幾件換洗的衣服,出門之前又回頭看了看自己從小生活的地方,腦海裡回憶起他和父母的點點滴滴,狠狠的抹了抹眼睛,快步走到了沐長風身邊說道:師傅我收拾好了咱們走吧,沐長風輕輕一揮摺扇兩人的身影漸漸迷糊首至消失不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