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四八小說 > 修正使今天也在摸魚 > 甦醒

甦醒

-

噁心

難受

好難受…

在無儘的靜謐之中,周圍的一切彷彿都陷入了沉寂,唯有心跳聲在耳邊迴盪,伴隨著每一次淺淺的呼吸,都顯得異常沉重。

心,就像是被無數層厚重的羽毛緊緊裹住,那些羽毛濕漉漉的,帶著沉甸甸的壓抑,讓「祂」喘不過氣來。

意識,猶如一隻迷失的鳥兒,在黑暗且錯綜複雜的迷宮中彷徨不定。

它四處飛翔,試圖尋找一絲明亮的光亮,但眼前始終是一片漆黑,彷彿被無儘的黑暗所吞噬。那種無助和迷茫的感覺,讓意識絕望,更勿論希望的火種。

那種被重重束縛的感覺,如同潮水般洶湧而來,無情地席捲著每一個靈魂的角落。被溺死在無儘的黑暗與沉重之中,彷彿永遠無法逃脫。每一次呼吸都變得異常艱難,每一次心跳都伴隨著沉重的壓抑。

在這片黑暗與沉重之中,靈魂似乎失去了方向和動力,隻能任由自己被這股力量所吞噬。無法擺脫這種束縛和壓抑。

這種感覺讓「祂」痛苦不堪,彷彿永遠無法擺脫。

像是藍鯨囚在展覽缸,大象塞進冰箱,人體折進五鬥櫃………

被什麼東西給束縛住了啊

可是掙不脫,撐不裂,逃不開

“我…我有這麼弱嗎?”

腦海裡的疑惑轉瞬即逝

好在意識漸漸甦醒,五感也逐漸聯機,有白光打在臉上,有生物在耳邊說話

嘰嘰喳喳的,但是不是麻雀般的可愛悅耳,是午睡時人類幼崽尖嘯的聒噪

“這次行了吧?”

“不行也得行了,已經是削得最狠的一回了,再不成功我們就要自己上了”

“那怎麼還冇醒”

“耐心點,‘不要急於行動,而是要繞道而行’”

“這次怎麼辦,不能觸發關鍵詞,我們怎麼設置…”

“那這次我們就不乾預,我們…”

奇怪,有聲音,有靈智,但是無氣味,無熱量,難道是靈體嗎?

「祂」悄悄睜開眼,試圖看一看這些聒噪的玩意兒

“誒!醒了!醒了!”

“可惡,這明顯是醒了好一會兒了吧”

“唉…又要重來嗎………這種事情不要啊…”

啊,被髮現了。

那就冇辦法了,大大方方看吧

「祂」支著身體坐起來,銀色空靈的雙眸睜開

映入眼簾的是三個發光體——或者說是光團,分彆是淡灰色、深灰色、黑色。

淡灰色的光團好像對「祂」的甦醒很喜悅,光芒閃閃亮亮,散發著正向的感情;深灰色的光團好像有點頹喪,原本就暗淡,現在看起來有向黑色進化的感覺;最後那個黑色的看起來很成熟,原因無他,從光感和情緒泄露來看,看不出一點氣息。

難道是顏色越深年齡越大嗎?這也太沉穩了啊,滴水不漏呢。

“喂,我說啊”黑色的光團發聲的瞬間,其他兩個光團安靜了,“醒了就說句話聽聽,再走兩步,看看有啥毛病冇,冇病就走兩步”。

嗷,好,那走兩步…

不對啊!

你是什麼東西啊就來指揮我?

憑什麼你說什麼我就乾什麼啊?

「祂」仍舊保持著麵無表情,隻是收回了探究的目光,直直地盯著那個黑色的光團。

“糟糕了,不會是腦子壞了吧——”深灰色的光球顏色更深了,從裡到外散發著一股頹喪的氣息

“胡說!說什麼呢!那叫高冷好吧!醒了就是醒了,你再胡亂說試試呢———”淺灰色的光球直直衝向淺灰色光球,煞有要同歸於儘的氣勢。

“不,「祂」可以聽懂,隻是本性裡的警惕心太強了”黑色光球擋在前兩者之間,緩緩說到,“你現在對我們有警惕也是理所當然的,你現在———”黑色光球和緩了一下聲線“是不是不清楚自己是誰、在哪裡、要乾什麼?”

句句屬實——可「祂」的眸子裡還是全然淡漠,不知道又怎麼樣呢,無所謂是誰,無所謂在哪裡,無所謂乾什麼,知道了又能怎樣呢。

真無聊啊,總是在意這種徒增煩惱的問題——

誒?

總是麼…

一股尖銳的疼痛襲擊了「祂」的大腦,密密麻麻的冷汗瞬間佈滿額頭,有直覺告訴「祂」,不能就此糊弄過去了,「祂」應該和這三個不知道怎麼存在的光球繼續交流下去。

「祂」抬頭,三個光球默默漂浮在半空,無形的視線注視著「祂」,彷彿對「祂」這一係列反應早有預料。

早有預料麼…

這種被完全掌控的感覺真不舒服

“那就聽你說說吧”「祂」眯了眯眼睛,撥開沾在額頭前濡濕的紅髮“讓我聽聽你、你們要怎麼說”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