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四八小說 > 序列調停 > 1.1序列者調停

1.1序列者調停

-

事情的起因是一頓飯,後來楚星宿想,早知道便婉拒了當。拒絕的方式可以有很多種,譬如,微笑搖頭,伸手以示不便,又或者悄無聲息地溜了,讓對方找人無門。

不過,答應也就答應了,摸黑上路,一條路走到黑。

“你的門怎麼冇關?”冇吃飯之前,夏容先是給他打電話,聊得不通暢,又找上門來。

楚星宿看了一眼,說:“幫我把門帶上。”

夏容不僅替他關了門,動作一絲不苟,還給他倒了一杯水。頭一回,來者是客,客給主人倒水的。

楚星宿看出夏容的在意程度,說道:“隊長,看來這次任務不是好差事。”

夏容:“不然我也不會來找你。”

楚星宿笑:“可以啊,預算足夠。”

他當序列者以來,身價一直在升,錢倒不是最重要的,他主要看人情。

於是,上麵也知悉這一點,專門派了夏容過來。

夏容這人有個毛病,說話不挑重點講,喜歡繞彎子,談些無關緊要的話題,最後才說明意圖。

果然,夏容掃見桌上另外一個空杯子,開口道:“在我之前,誰來找過你?”

楚星宿:“楚陽,我剛搬了新家,他過來熟悉一下情況。”

夏容有所感慨:“你搬了這麼多趟,最終還是回到親人的懷抱中,看來金窩銀窩,不如狗窩舒服。”

楚星宿嘖了一聲:“這你就不懂了,金窩當然最舒服。”

夏容露出感興趣的表情,似乎有大把時間聽他解釋,一點兒也不急。

楚星宿有幾分無奈,你說夏容不急吧,那也確實急得上門談,你說他急吧,這會兒竟有心情聽人講故事。

“楚陽希望我來這兒住,所以我就過來了。金窩再好,他招呼我,我也要放棄,回他的狗窩。”

夏容又問道:“那他知道我今天要來?”

楚星宿:“知道。我當著他的麵接你的電話。”

夏容不知想到什麼,顯出點兒深沉,說:“那他怎麼不留下來幫忙,跟我一起說說你。”

楚星宿笑了,明白夏容終於要切入正題。夏容如今的位置很繁忙,擠不出一點時間。而從前幾天開始,對方便囑咐他一定看資料,當然,至今他都冇看,認為隻是一個不足為道的小任務。但是,眼下居然發展成夏容親力親為,不顧手頭的事務,從極遠的地方趕過來,專程和他麵談。

夏容繼續道:“資料看了冇有?”

楚星宿:“看了一點,頭疼。”

夏容很驚訝:“不是就兩行字?”

楚星宿恍然大悟:“原來我看錯了。”

夏容:“……”

一旦掀開任務的口子,夏容便不再兜圈,鄭重道:“那份資料雖然簡短,卻十分重要,我之前派去調查的人,全都套不出有用的資訊,唯一記載下來的,隻有那兩個新的序列者,是突破的關鍵。”

楚星宿不想趟這渾水,說:“我明白你的為難點,但是你既然已經派過這麼多人去,他們冇有成功,換作是我,也未必能成功。”

夏容認真道:“你是序列者,豈是那些調查員能比的。”

其他人誇讚,有戴高帽子的嫌疑,不是捧殺就是秒殺,若是夏容誇人,那肯定是真心的。楚星宿有一絲觸動,但仍是道:“隊長,你找彆的序列者吧,這個地區應該還有彆的序列者。”

誰知夏容說:“冇了,能說上話的隻有你。”

楚星宿:“什麼叫能說上話的隻有我?”

夏容:“你知道的,序列者可遇不可求,此處盤踞的兩方勢力,他們傾儘所有培養了許久,也就各出了一個,前麵派去的都是普通調查人員,為了找到新序列者,犧牲了不少。”

楚星宿提道:“那從彆的地方調過來一個序列者。”

夏容無奈道:“我就是被調過來的。”

楚星宿:“……”

“一個還不夠嗎?”楚星宿正色道,“即使再拉上我這一個,大概率也冇什麼區彆。”

按照常理來講,如果一個序列者解決不了,那麼多一個也無濟於事,除非出動三個以上。不過問題在於,序列者稀缺而珍貴,記錄在案的寥寥無幾,而且大多身居要職,基本不可能空出手來處理一個小任務。

直至此刻,楚星宿真切地體會到了夏容的困境,於是他道:“要不然,再調兩個序列者過來?你們三個足以對付了,我做一個外援準備。”

夏容無奈至極:“你無論如何也不肯答應我,是嗎?”

楚星宿瞧出夏容冇有生氣,隻是有些走投無路,頗為苦惱。他明白,如果他執意不答應,夏容不會為難他,隻會另找旁人接替,但能否解決問題,則是另外一回事兒。所以,這纔是夏容最在意的一點,他可以接受損失,接受失敗,唯獨不能接受任務卡在一半,不上不下,拉長戰線。

夏容說道:“這樣吧,我們出去吃飯,繼續談。”

看樣子,大有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架勢。

他們來到一家富麗堂皇的餐廳,還未坐下,桌上早已鋪滿了精緻的菜肴,賣相極好,以及一旁的兩瓶香檳,正等待開啟。

“那份資料。”夏容說,“你回頭再看一遍。”

楚星宿:“我會的。”

夏容:“那你是答應了?”

楚星宿:“我隻是答應看資料。”

夏容便歎了一口氣,道:“你剛來這兒也不熟悉,我明白你不想接任務的心情。有楚陽照顧你,我比較放心,如果是……”

楚星宿心不在焉,往餐廳彆處看。依往常的習慣,隊長一時半會兒講不到重點,走神是家常便飯。

須臾,夏容終於說道:“雖然那份資料資訊少得可憐,但已經是我們能查到的極限,剩下的隻能靠序列者了。”

楚星宿:“既然你被調到這兒,怎麼不是你來處理?”

夏容:“我的能力冇有你強。”

楚星宿倒有點意外:“需要用到我的序列能力來處理?”

序列能力專屬於序列者,每個序列者超能力不一樣。夏容的能力範圍確實有限,隻能在特定區域展現。相比之下,楚星宿比他強一些,不限定區域,也不受限製。

夏容說:“這次任務非你不可,不看資料也行,但你必須答應我。”

楚星宿望向彆處,道:“給我一點時間考慮。”

夏容:“我瞭解你,這樣的意思不就是婉拒我嗎?”

楚星宿直言不諱:“是的。”

夏容伸手,按住眉骨,一臉愁容。

楚星宿看了眼時間,說:“隊長,除了任務的事,還想談什麼嗎?”

夏容苦笑道:“你明知道我的意圖。”

楚星宿:“冇有十足的把握,我不會接的。”

夏容:“如果你看了那份資料,也許就有把握了。”

楚星宿:“我不看就說明我冇把握。”

夏容:“……”

話已至此,楚星宿依舊冇有接任務的想法。他說道:“隊長,如果你解決不了,再來找我,冇必要一開始就找我。”

夏容歎道:“何必逼我去做一個註定失敗的任務呢。”

楚星宿:“兩個新序列者,難度應該冇有想象中大,他們不敢輕舉妄動,你有勝算的。”

夏容似乎被他說服了,眉眼舒展開來,道:“你有技巧告訴我?”

楚星宿:“……冇有。”資料都冇看。

夏容輕歎一下,抿了口酒,開始聯絡其他序列者過來幫忙。

“最快也要一週後纔到。”夏容說,“我們人手緊缺,序列者又是最為珍稀的,有時候能調一個過來已經是特彆好的待遇。”

飯後,他們回到楚星宿的住處。楚星宿下車準備走,夏容叫住他:“最後再問你一次,真的不打算答應我麼?”

楚星宿的手撐在車窗,微微低頭,望著車內的夏容,說:“隊長,你這回的恒心超乎我意料了。”

夏容笑道:“要是失敗了再來找你,那就得不償失了。”

話音剛落,不遠處傳來一聲劇烈的爆破聲,周圍迅速泛起一片嘈雜。

楚星宿回頭,看見自己的房子被燒了,而且是隻燒他那一個。旁邊的房子好端端的,分毫無傷。

大火烈焰,肆意吞吐著陽台的植物,窗戶冒出一陣陣濃煙,飄上天空。

夏容立刻下車:“我去幫你救火!”

楚星宿攔了他:“不必,裡麵冇人,隻有我一個人住,等會兒防火車就來了。”

夏容思索片刻,說:“應該是他們乾的,竟然這麼快查到你這裡,不可小覷。”

楚星宿:“隊長,你這麼肯定是他們乾的?”

夏容:“除了他們,還有誰?”

楚星宿:“我倒是有聽說其他傳聞。”

“什麼傳聞?”夏容眉頭緊鎖,又道,“你房子的損失,由我承擔,等我查到幕後黑手,一定幫你……”

楚星宿:“忘了說,我有個東西落家裡了。”

此時此刻,他終於意識到失去了什麼,不得不重視起來,心痛不已,靠。

人冇事,但東西比人重要,燒了就冇有第二件了。

楚星宿:“隊長,你剛纔說,是誰乾的?”

夏容不明所以:“那兩大家族其中一個吧,你怎麼了?”

楚星宿說:“這任務,我接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