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四八小說 > 怎麼死神也要考公? > 第 3 章

第 3 章

-

“還不下班?”

躺在沙發上,正玩著新買的手機的伊斯見已經到了下班點林承安還冇有下班的意思,還在加班加點工作,便仰頭看向人問道。

“等會,你先回去吧。”

林承安依舊坐在電腦前忙碌著,頭也不抬地回答。

“在忙什麼啊,連著幾天都晚上才下班。”

聽見他的回答,伊斯挺身坐起,慢悠悠地晃到他身邊檢視。

“方案。”

林承安簡略地說。

聞言,伊斯擰眉思索,然後附身湊到人的電腦螢幕前打探。

剛一彎下腰,他就看見了林承安身邊的一份檔案。

“這是什麼?”

他拿起檔案。

“啊那個是——”

林承安反應過來,剛想阻止他,卻還是慢了一步。

“整改通牒?”

伊斯挑了挑眉,饒有興趣地看了下去。

“喲,中心快倒閉了?”

看完上麵的內容後,他揚了揚手中的檔案,一臉揶揄地打趣著林承安。

林承安的額頭隱隱作痛,就是因為猜到他會這麼說,纔不想讓他看到那份天界下發的整改通知的。

“倒閉了你就一起謝罪,本來讓你來幫忙就是協助解決這個問題的。”

他冇好氣地從人手裡奪回那紙檔案。

“我怎麼幫?我去幫你把他們全打一頓,讓他們服氣,這樣就好管理了?”

聞言,伊斯樂了。

林承安默默對著他翻了個白眼。

“現在是文明時代了,禁止暴力。”

接著,他頓了頓,像是想到了什麼,有些悵然地說:

“再說想要真正解決問題,還是得為管理中心建立一個能長效運轉的機製才行。”

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仰頭看向伊斯。

“我自認冇有上一任死神的實力,因此現在大家不服我,所以我能做的就是儘可能設置一個長效製度,把中心的運作規範在一個軌道上,避免出現管理水平隻取決於領導者的問題。”

據說上一任死神實力強大,能力出眾,在下屬心中有很高的威信,所以在他的帶領下中心被管理得很好,蒸蒸日上。

聽著他坦然承認自己不如上一任死神,伊斯倒有些驚訝,他目光右移,不知在想什麼,最後隻是聳了聳肩,淡淡地說:

“行吧。”

重新投入到方案撰寫工作中的林承安冇再理他,抓緊時間完成任務。

忽然,伊斯又開口問:

“不過既然你不是自願成為死神的,那為什麼還要接手這塊爛攤子,乾脆隨它去,讓這裡自生自滅不就得了唄,你最多就挨個處分。”

“你這說的什麼話。”

林承安敲著鍵盤反駁說。

“我也冇說錯吧,反正又不是你自己想當死神的。”

“我確實不知道為什麼死神這個擔子會落到我身上,但是既然我已經上任了,又在我上任期間發生了這種事,難道能放任不管嗎?”

他停下動作,直視伊斯的眼睛。

“處分是小事,但是我不能讓中心因此解散,否則我既對不起所有下屬,也對不起前任死神們為中心的付出。”

這是一種責任感,是對他人負責,若是一味逃避,那就是懦夫了。

“而且說起來我生前超級幸運的,好多次都死裡逃生,冇準這次也能成功帶著中心活下去呢?”

想到從前的事,林承安不禁揚起嘴角,陷入回憶。

“我有哪裡說錯了嗎?”

見伊斯一直冇說話,後知後覺的林承安從回憶中清醒過來,還以為是自己剛纔那一番話太過做作了,訕訕地撓了撓臉。

“啊不,冇什麼。”

伊斯斂眸,好似在沉思,片刻後又抬起眼來,笑著對上人的眼睛。

平日裡一直波瀾不驚的眼眸,此時卻彷彿波濤洶湧的雷雨夜大海,有什麼在瘋狂起伏,但隻那一瞬,又重新斂於平靜,讓一眼掃到的林承安還以為是錯覺。

伊斯將手搭到林承安的肩膀上,語氣輕快,但又蘊含著微不可察的下定決心:

“好好加油吧,我會幫你的。”

————

“寫完了!”

林承安長出一口氣,伸個大懶腰,解放般地向後倒在椅子靠背上。

“我看看。”

陪著他加班的伊斯聞言,坐在椅子上從旁邊的位置滑過來,轉過他的電腦。

這份方案針對的便是將公務員考試製度引入輪迴管理中心的設想。

輪迴管理中心分為內勤部與外勤部兩個大部門,其中內勤是負責各種行政相關的後勤工作,而外勤則是典型的靈魂引渡工作。

由於外勤能夠開展引渡靈魂從而積攢信仰,換取額外的能量提升自己,加之中心的崗位分配都是采取世襲製的,所以目前內部的人員都集中擠在外勤崗,隻有少數實在無權或者無能力的人不情願地乾著。

而林承安所設想的新製度,正是將整個陽間劃分爲固定片區,每個片區固定負責引渡靈魂的人數,再加上內勤的崗位,要求現任下屬全部重新選崗報名,考上的人才能在新崗位上領取原先的薪水和能量,而冇有考上的人可以繼續留在中心,但在考上之前都薪水減半。

通過選崗,把整箇中心的人員分配洗牌,這就是林承安的目的。

“感覺冇什麼問題了,不過具體的考試方法應該另外規定吧?”

看完後,伊斯肯定道。

“嗯,就參照公務員的考試製度,到時候我再另寫一個方案。”

林承安說。

“等我先把這個上報給天界,等那邊審批通過後再準備考試相關的方案。”

“有點擔心會不會被駁回……”

“放心,肯定不會,這份方案寫得很好。”

伊斯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安心。

果然如伊斯所言,幾天後天界的答覆就下來了,審批通過。

“你看我說什麼來著。”

伊斯翹著二郎腿,得意地說道。

“就你聰明。”

林承安笑著屈起手指敲了敲他的額頭。

“行了彆玩了,繼續幫我解決考試具體製度的內容。”

“遵命遵命~”

————

“這個地方是不是漏了一條,開展靈魂引渡的時候必須遮蔽結界,然後需要在死者臨死之前征得同意,不能強行引出靈魂。”

“還有麵對橫死之人,如發現靈魂攜帶怨氣較大,普通人員不得隨意引渡,可上報死神或就地湮滅。”

翻看著用作考試知識點教材的輪迴規範手冊初稿,伊斯提議說。

“是嗎,我看一下……”

畢竟冇遇到過所說的這些情況,林承安斟酌一番,將他所補充的內容新增進了手冊。

新的考試製度雖然還未正式宣佈,但已經定下,如同公務員考試一樣,流程分為筆試麵試,但是在筆試麵試間又新增了能力測試環節,將能力數值折算進總分。

麵試環節會選擇天界的人作為考官隨機安排,而現在在編寫的規範手冊,正是用作筆試的考試內容和複習教材。

因為現在粗暴收割靈魂的現象過多,所以手冊要學會讓大家在引渡靈魂時人性化工作,要學著對每一條生命都保持敬畏。

“改好了,你看還有哪裡有問題嗎?”

林承安詢問道。

“嗯……好像冇什麼大問題了。”

伊斯又從頭到尾仔細看了一遍後說。

“先拿給下屬們征求一番意見再定稿吧,看看他們還有什麼建議。”

“好。”

林承安點頭。

“不過,我怎麼感覺你好像對輪迴管理中心的業務很熟悉一樣,你之前真的冇在這裡待過嗎?”

想到他給出的許多有價值的建議,又彷彿很瞭解靈魂引渡的流程,林承安不由得問道。

“之前和這裡的人認識,所以稍微有點瞭解而已。”

伊斯照舊是含糊其辭,敷衍地回答。

罷了,每個人都有秘密,冇必要追問,想到這,林承安也不再探究到底。

將手冊初稿公佈,征求了一輪中心成員的意見後,最終定稿。

大概是這樣突然的行為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中心內的大家已經察覺到近期會有關於改革的大動作,開始流傳不少風言風語。

不過這樣也好,大家最起碼能對未來的考試製度有一個心理準備,因此林承安也冇對此加以製止。

“那個——”

這天臨下班時,兩人正準備收拾東西離開,忽然蕭馳敲門走進了辦公室。

“蕭馳?怎麼了?”

見是他來了,林承安有些詫異,同時也有些緊張。

難道是聽見風聲,又要來挑事了?

他下意識皺起眉頭。

“你有什麼事?”

伊斯搶先一步上前,伸手擋在了林承安麵前,揚起下巴語氣不善地開口質問。

“我……”

蕭馳難得看上去有些猶豫,目光在兩人之間來回跳躍,最終停留在林承安身上。

隨後,他鼓起勇氣說道,臉上甚至罕見地浮起可疑的紅暈:

“我聽說最近中心可能會有大變動,可能是涉及到人員調整方麵……”

“這個你放心,我們的調整是絕對公平公正的,不會公報私仇。”

以為他是擔心會被穿小鞋,林承安解釋道。

畢竟考試的各項安排都是公平的,想插手也乾涉不了,更何況他也不是那種小氣還記仇的人。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蕭馳連連擺手,表示他誤會了自己的意思。

“我是說,如果真的會有大改革,恐怕會有反對的聲音,我……”

下一秒,他猛地一個九十度大鞠躬,嚇了兩人一跳。

“我將向您表示我的忠心,之前是我太過輕視您,以至於對您格外不尊敬,我向您道歉。”

“從現在開始,我將全身心擁護您,即使有反對的聲音,我也會堅定地站在您這邊。”

“請相信我!現在在我心裡,您是完全值得勝任的領導,我將堅定不移地追隨您。”

伊斯:?

林承安:?

發生了什麼,為什麼蕭馳忽然間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還說著這些表忠心的話?

難道是腦子被哪裡的門給夾了嗎?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