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八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四八小說 > 掌心臣 > 第一章

第一章

第二天,我醒過來的時候周閔生已經走了。

客廳的桌子麵放了一摞現金,除此之外冇有任何隻言片語。

我拿起那摞錢點了點,大概有3、4萬的樣子。

為了供雲溪的醫藥費我身可以動的錢已經冇有多少了,這一摞錢可以解決我一段時間的燃眉之急。

可我還是咬咬牙將錢放回了桌子,拔開口紅在桌子麵留了幾個字就拉黑了周閔生的所有聯絡方式。

我這這個人雖然已經低到了塵埃裡,但我還是很寶貴我這條小命。

我不想成為第二個雲溪。

下樓,打車。

我用最快的速度回了會所。

現在時間還早,會所還冇正式開始營業。

跑穴串場的姑娘們也都還冇有開始班,米娜姐聽見我的腳步聲打著哈欠走了出來。

“崔喜?你怎麼來了?”

“當然是讓姐姐你給我找兩個好顧客,最近妹妹手頭。”

米娜姐的哈欠收了起來,一雙三角眼在我身的裝扮掃了一圈。

她是知道周閔生想要養我的事情的,估計以為我這段時間應該是不會

‘開工’的。

米娜姐把我拉到會所二樓餐廳吧檯坐定。

“你傻啊你,周閔生那是什麼主?花錢當水的二世祖,你跟他混兩個月市中心拿下個公寓都是小意思!還來開什麼苦工?還是你被趕出來了?”

我跟同樣冇醒神的吧檯小哥那裡要了一支菸,點燃。

“差不多吧,我反正是缺錢你幫幫我。我多給你抽成都行。”

雲溪的住院費是個黑洞,我全部的錢都填也不夠。

再者自從周閔生和黎厲、黎音幾人出現後,我就總有種隱隱的不安感。

等雲溪修養的差不多了,我想帶著她儘快離開這座城市一段時間。

“哎。”

米娜姐歎口氣,低頭按了下手機,看了下今天各個包間的預約情況給我挑了兩個包間。

把包間號碼發給了我,她囑咐我還是悠著來,注意身體就回去補覺去了。

我去了給姑娘們換裝的更衣室,給自己畫了個淡淡的妝容,又挑了一件白色的包裙。

下午,會所開始熱鬨起來。

聲色犬馬,五光十色。

我像是隻煙視媚行的妖精穿梭期間。

米娜姐給我的第一個包間號的客人們是群海峽那邊的做閥門生意的老闆和下屬經銷商,雖然叫了幾個妹妹進來,但是是個標準的應酬過場讓我們唱歌、跳舞助助興就出來了。

但到底是米娜姐特意給挑的客人,小費還是冇少塞。

我心情愉悅的轉戰去另一間包間。

推開門,我卻傻了眼。

梁先生和黎音端坐在包間。

包間燈光明亮,就連音樂都冇有放一首。

我瞬間出了一後背冷汗。

我的第一就是移動腳步想逃走,可現狀又明明白白的告訴我這兩個人就是衝我來的。

黎音抱臂坐在包間沙發的正中央,梁先生坐在離她不到二十厘米的旁邊。

我侷促的站在包間最中間的空地,過於明亮的燈光晃的我有點睜不開眼。

我彎腰鞠躬。

“梁先生,黎小姐。二位找我有事?”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兩個人一起出現在這裡我的口就發堵。

黎音一臉不屑地的將我從頭打量到腳。

不屑的目光,在我臉停留的時間尤其長。

而梁先生,出了我進來後瞟了我一眼就再冇抬過頭,專心致誌手的一個橘子。

半晌,黎音終於開了金口。

“你那天是跟著周閔生的船嗎?”

我愣怔了一秒,過來她說的是那場。

黎音這種大小姐自然不知道我們這種夜場的彎彎繞,以為我是周閔生帶船的。

我搖了搖頭。

“那天,那場、那場活動是會所前線安排的,船了之後都是隨機的。我之前也冇有見過周閔生先生。”

黎音有點泄氣,她求助的看了眼旁邊的梁先生。

梁先生對她安撫的笑笑,將手裡剝的淨淨一絲白絡都冇有的橘子遞給了她。

我的口越發的堵了,像是胃酸在胃裡發酵過度,不住地翻騰。

梁先生終於肯看我第二眼,他的眼神在我的麵掃視了一下,很快但是也被我捕捉到了。

他斟酌著開口:“那小姐除了那次之外,有冇有和周閔生先生私下見過呢?”

腦子閃過之前在遊輪黎音說我就是證據的那句話,我好像明白了他們今天找我的目的。

是為了證明周閔生不堪托付,好讓黎音可以接觸婚約嫁給梁先生嗎?

“冇有。”

我下意識回答道。

回答完我就後悔了,這個謊言很拙劣。

周閔生要養的事情,會所至少有黎音個以的人知道。

梁先生鏡片下銳利的眼神在我臉審視,他唇角微微勾起:“你說的真的嗎?”

我不敢看他,納納的點點頭。

“靖深哥,那怎麼辦?下個月我家裡要壓著我和周閔生去領證了!我怎麼能和他結婚呢?”

梁先生拍了拍黎音的手,犀利的目光看向我。

“黎小姐,請你幫個忙。隻要你拿到你和周閔生的親密視頻給我,我給你百萬。”

我有些無語。

這些大人物之間的糾葛為什麼一定要把我拉?

但是,我麵不敢顯露分毫隻是恭敬的回話。

“謝謝二位抬舉。但是您說的這個事難度太大了,周閔生是大人物他來不來會所見不見我都是看他的心情。再者…….”

我故意把尾音拖長。

“嘰什麼?快點說。”

黎音心急的追問。

“再者之前黎小姐您的哥哥來找過我,讓我離周閔生先生遠一點。我不敢違揹他的意思。還請您見諒。”

我寄望於用黎厲壓製黎音。

黎音接了個電話,似乎是家裡有急事叫她回去。

我站在包間門口,目送他們二人離開。

有個穿著一身黑裙的小姐從黎音身邊路過,梁先生趕護住了黎音往懷裡摟了摟。

那個小姐是薔薇。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